卢熠翎,一个执拗的心理教育布道者

媒体观点 09-23 14:38

出生在江南水乡杭州的卢熠翎,与吴晓波两人被称作撑起了江浙商人的颜值半边天。然而比起商人,卢熠翎更认同自己教育者的身份。

(张德芬空间合伙人兼CEO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妇女健康与发展专业委员 卢熠翎)

二十一世纪1字开头的年代,当时的韩寒还带着些叛逆想要和世界谈谈,蔡康永还在主持康熙,罗永浩还没有开始做锤子,南方都市报杂志部有个编辑叫咪蒙。当时的卢熠翎还是通信业的国企高管,端着令人生羡的“铁饭碗”,体面得很。

主动砸了国企高管铁饭碗 ,为每月4000元开支辗转反侧。

总觉得那不是我想干的事情。相比于做一板一眼的国企高管,卢熠翎想要开始新的人生下半场,去尝试一种新的活法,于是在父母的反对下把自己的铁饭碗给砸了。

“你现在的工作待遇就很好,而且后面的仕途也在蒸蒸日上,你为什么要去干一个从来没听说过的莫名其妙的事情,又不是什么很体面的工作。”老一辈的人对卢熠翎的“瞎折腾”很难理解。

出于好奇和探索,他先是学习了各个流派的心理学课程,取得了美国NLP国际导师、高级执行师、系统排列导师、催眠师心理咨询师等资格,在学习中卢熠翎发现自己对个人成长的原理和体系有着非同一般的悟性,而且自己的见解和心性都提升了。

最初,卢熠翎做了个平台叫心灵的圈子,他想要把所有心理学的课程、心理学的老师以及咨询师汇集到这个平台,为有需要的人提供帮助。

彼时距离我国开设心理学专业已有数十年,然而专业的心理学人才却寥寥无几,整个社会对心理学和个人学习心理类成长课程的认同度也处于很低的水平。

到了2016年,正是互联网大热的时候,支付宝和微信打响社交大战,滴滴获得来自苹果的10亿美元投资,头条、美团和滴滴被称作TMD。

此时只身创业的卢熠翎就只有一个员工,连办公场所都没有,在家里面写写公众号,在网上讲讲微课,学习互联网和创业的知识,从零开始研究商业模式,寻找投资人。对于心灵的圈子的方案,投资人给了答复:这行好像没什么市场。

既然没有外界投资的认同,能做的就是静心扎根、没有退路的去闯。创业维艰,在最初的时期,商业模型并不清晰,一个月4000块的开支、如何做产品、如何获客、如何留住员工也会成为卢熠翎焦虑睡不着觉的原因。

慢慢的熟悉了微信公众号的玩法,刚好公众号也进入了红利期,卢熠翎通过新颖的视频、音频直播的形式吸引了大批量用户,有的时候一场直播下来能新增数万粉丝,公司也开始慢慢发展到盈亏平衡。

入局张德芬空间 布道者恪守初心

命运似乎早就提前埋好了种子,2017年,“心灵的圈子”和个人成长大号“张德芬空间”合并。张德芬老师和卢熠翎很多年前就认识,两人在理念上高度一致,于是决定共同打造个国内最具影响力的个人成长教育平台。

(张德芬空间内景)

为了能够让张德芬空间更加迅速的发展,他们将杭州的团队合并到了北京。在公司运营中,由卢熠翎负责公司的所有管理运营、发展,张德芬主要负责公司的愿景方向,资源引进,以及对一些内容和课程进行把关。

刚刚起步经营张德芬空间时,最大的问题就是整个行业内没有可对标的企业,处于发展初期的心理学行业始终良莠不齐,“成功学”“装大师”“毒鸡汤”等披着心理学外衣的毒瘤试图腐蚀人们的思想,侵占市场份额。

如果说捕捉焦虑制造流行成就了很多企业,那一定是不忘初心成就了张德芬空间。如同张德芬老师说的:大众的心灵烦恼和情绪痛苦太多了,我们有这样的天赋,就该帮助社会变得更加幸福快乐。

(张德芬空间合伙人兼CEO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妇女健康与发展专业委员 卢熠翎)

我们必须真真正正地帮助用户成长,让他上完我们的课,自我的调整能力变强了,情绪变好了。

目前,作为中国深具影响力的个人成长教育平台,张德芬空间总用户远超900万,搭建了“张德芬空间”、“心灵的圈子”、“阿呀妈呀”、“张德芬幸福研习社”等多个公众号矩阵,并且布局各大视频、音频平台,包括:抖音、今日头条、喜马拉雅FM、蜻蜓FM、懒人听书等。张德芬空间想要做的不仅仅是用户流量,而是让有需求的用户能够真正的得到帮助,陪伴他们一起学习,一起成长。

除了新媒体矩阵之外,卢熠翎带领公司布局了“张德芬幸福研习社”,“时空心灵学院”和“遇荐生活馆”电商平台。“张德芬幸福研习社”主要打造线上线下的女性成长社群,“时空心灵学院”则包含线上个人成长教育课程和线下成长工作坊,“遇荐生活馆”则是以极低的客单价推出了助眠、代餐、排毒类的“养身养心养颜”产品。

在心理或者精神领域,需要一些比较简单、比较干净,或者符合社会主旋律的一个东西,我们需要为社会提供更多正向的能量。卢熠翎这样说到。

致力心理教育疗愈原生家庭

2019年,电影《银河补习班》上映后广受观众好评,影片中涉及的原生家庭问题也因此再次引发大众热议。擅长处理亲子关系的卢熠翎直言:父爱最难得的是给孩子人生中最需要的信念感,并相信他的内在力量。

为了帮助有原生家庭问题的学员们,寻找自己内在的力量,卢熠翎打磨了《21天疗愈原生家庭,活出自我力量》的课程。

(卢熠翎在线下工作坊授课中)

他解释说:原生家庭是我们整个人的人格性格形成的最初体验,人们的性格、情绪模式、行为模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在原生家庭中最初的那个剧本,取决于剧本在我们潜意识里形成的印记。

马东曾在《奇葩说》里问过武志红这样一个问题:很多人把长大以后的所有不顺心,不如意,改不了的毛病,克服不了的性格障碍,过不了的接人待物的那些门槛,都归结为原生家庭,有那么严重吗?

武志红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有!

可见原生家庭对一个人的影响之大,北大留美硕士王猛万字长文控诉父母的控制与伤害,已不是个例。就像《欢乐颂》里说的那样:一个人的原生家庭,就是一个人的宿命。

除了专业的心理学课程,卢熠翎还出版了有关原生家庭的书籍——《与生命和解》。他发现所有人的根源都跟原生家庭有关,因为原生家庭是每个人的人格形成的最初的最原始的体验,是我们的生命塑造最初的土壤。我们的性格、情绪模式、行为模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在家庭当中最初的那个剧本,心灵成长或是个人成长的第一关,都是要把原生家庭这关修炼好。

(《与生命和解》卢熠翎著)

正如某些专家所说的:“生命中大部分的人际关系都是孩提时代与父母关系的复制,所有人际关系都反映了你与父母的关系,所有关系都会真实反映你与父母之间所发生的事。”

加强生态布局任重而道远

据数据报道,目前中国不同程度心理疾病患者1.4亿人的就医率仅仅为10%,中美的心理疾病率相差无几,但美国的治愈率有40%,中国仅为8%。

如今,代际传承,独生子女,阶层流动,中国独特的社会发展背景,使得我们这代人中绝大部分都有心理健康方面的诉求,却又总是对其讳之不及。2016年的9月,明星乔任梁因抑郁症自杀离世,引得无数观众唏嘘不已,这也再一次为国内心理学发展和完善敲响了警钟。

《2016年心理健康认知度与心理咨询行业调查报告》显示:“心理健康具有一定的隐形市场,预估有50倍增长空间,是继汽车、房地产、IT和互联网产业之后的第五波财富浪潮。”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涌入心理行业,整个行业变得鱼龙混杂,大量非专业的“赤脚医生”占据了从业人员的大多数。

你是个企业,你除了博取眼球流量之外,你得对社会有好的贡献,我们并不是说是赚钱,有流量了,卖了广告就行,你企业的发心在哪儿呢?赚钱的东西多的是,贩毒也可以赚钱,枪支军火、色情都可以赚钱,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去做的。卢熠翎一直秉承着张德芬空间的初衷。

为了更有效地帮助张德芬空间的会员成长,卢熠翎直言将以APP形式聚焦网络的课程、训练营,让学员们能够在此上课、打卡、直播或共同成长,还能在APP内找到全国研习社的活动,大家可以申请报助教去上课,从而获得更加个性化的成长。并且张德芬空间会通过个人成长高峰论坛多做一些发声,推动整个心理学行业的发展。

除此之外,卢熠翎认为内容是很重要的。内容是我们观点价值观的一些输出,它能够影响到很多人。所以我们需要的是更多的内容制作者,成为我们平台的一份子,而不是我们平台自己招人工去写很多的东西,我们必须变成一个更加开放的一个生态,所以我们需要让这些作者会加盟进来,因为他们有他们自己的个人的经历、感悟。在树立权威心理领域IP,普及心理健康知识的同时,张德芬空间也为创造者打造了更广阔的个人成长平台和职业通道。

卢老师对我们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会觉得一切都在往正轨的方向前进。卢熠翎在员工的眼里是不像个领导,他们亲切地称他为卢老师。

在被问到接下来一两年的目标时。

卢熠翎说:“活下来。”

公司首要考虑的都是生存,变化是快速的,我需要经常考虑到风险,看每年的形势变化,我们怎么样确保持续的影响力和生存。就是不停的成长,让自己的用户变得更加的稳固,规模变得更好,成本控制更低,这还需要一些时间来检验。

这无疑是一个布道者的理智与执念。


本文作者为nc1772。

nc1772

无简介

警告!请登录后再收藏
您已收藏过此文章